首頁 | 看世界 | 健康養生 | 中老年廣場舞 | 休閑愛好 | 作品展示 | 中老年時尚 | 老年人活動 | 中老年用品 | 老年權益 | 退休網 | 歷史秘聞 | 老年游 | 佛教網 | 養老網
老人癡迷收藏奇石 76歲老人近20年來已藏石300余塊,其中“西游記”讓人大開眼界。
老奶奶可硬舉115公斤 80歲的老奶奶是一名健身達人,她每周健身4次,能夠硬舉115公斤。
老人自駕2萬公里看女兒 80歲奶奶為看到女兒,自駕2萬公里從南非自駕到倫敦。
楓網
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 > 休閑愛好 > 文藝生活

八旬奶奶每天坐校門口8小時守望孫子:他不長大我不敢老

發布時間:2019-06-17 16:51:16  來源:揚子晚報

[休閑愛好 文藝生活]導語:這是陳秀蘭奶奶的一天:清晨6點,她做好早飯,叫孫子劉寶朝起床。半小時后,她和孫子坐上兒媳的人力三輪車,晃蕩5公里,到達鎮里的公交站。7點10分,祖孫倆登上農公班線,1小時車程,到達13公里外的徐州鼓樓區四道街站。8點10分,孫子和同學們一起,跨入徐州市牌樓培智學校校門。一直到下午放學,8個小時里,陳秀蘭大部分時間,都是靜靜地坐在校門口沿街商戶門口臺階上。中午,她會到附近一家快餐店,點上1.5元米飯、2元包菜的“固定套餐”。下午4點20分,她在校門口接走孫子,坐上返程的公交車,到達鎮里,再坐上兒媳的三輪車,傍晚6點左右到家。

陳秀蘭今年80歲,除了周末,這樣的“一天”,她已重復了6年。“孫子一定要有文化”,這是陳秀蘭堅持的理由,寒來暑往,風霜雨雪,“守望孫子放學”的陳秀蘭,已成了學校門口一道特殊的風景。孫子劉寶朝有智力障礙,出生后就由陳秀蘭撫養至今。6年前,陳秀蘭四處帶孫子求學,如今孩子已14歲了,歲月不斷在老人臉上刻下皺紋,可老人卻說,“他沒有長大,我不敢老去”。紫牛新聞記者馬志亞

小巷“風景”

八旬奶奶每天坐校門口8小時守望孫子

徐州市牌樓培智學校是一所區屬公辦特殊教育學校。學校不大,門頭很小的校門前,有一條50多米長的狹窄巷子。

多年來,在巷口“守望孫子放學的老奶奶”,已成了這里一道特殊的風景。陳秀蘭待得最多的地方,是一家美發店門旁的臺階,因為這里沒有擺放戶外店招,4平方米左右的空間相對寬敞。

盡管已過去了6年,陳秀蘭還是對自己“占臺階”的行為覺得內疚,她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,“人家是正常做生意,我老是坐在門口,不太好”。遇到美發店顧客較多的時候,陳秀蘭會起身在小巷里來回散步——她想盡量不引起顧客的注意。美發店店員們早已熟悉了這位老人,一名店員告訴記者,美發店和附近幾家店從沒有介意過老人的存在,相反各家店老板都曾囑咐過,天冷或天熱,要請老人到店內驅寒避暑。老人常常是被熱情的店員拉進店的,時間久了,遇到雨雪天,老人也會自己推開門,不過她也有了自己的“默契”——顧客多的時候,老人會悄悄地離開。

白天大部分時間,陳秀蘭都在巷子里安靜地坐著。中午,她會到附近一家快餐店,打上一份1.5元米飯、2元包菜的“固定套餐”。快餐店店員告訴記者,他們屢次要免費給老人打點葷菜,但每次都被老人拒絕了,老人總是說“我從不吃葷菜的”。無奈之下,店員只能往老人碗里多盛一點菜。也常有商戶和附近市民邀請老人過去吃飯,每次老人都婉言謝絕,老人告訴記者“我不想給大家添麻煩”。

時間久了,很多人知道了老人的家庭,兒媳、孫子都有智力障礙,全家的經濟來源,是靠兒子擺渡船。孫子從出生起就由老人帶大,為讓孫子上學,老人每天要往返30多公里接送。“太不容易了”,很多受訪人都說,老人是這條巷子里的風景,感動了無數人。

坎坷求學路

“孫子一定要有文化”

陳秀蘭的家在徐州市銅山區茅村鎮季山村,她本應有一個不錯的晚年:雖然老伴早在27年前就過世了,可4個女兒、兩個兒子都成了家,兒女們也還算孝順。操勞了大半輩子,她原本可以安享晚年。

陳秀蘭的辛勞是從小兒子成家開始的。與另外5個子女不同,小兒子沒上過一天學,又沒一技之長,家里本就貧寒,他的親事一直是個難題。后來,在媒人介紹下,小兒子終于成了家,不過兒媳婦有智力障礙。

一年后,孫子劉寶朝出生,陳秀蘭很疼愛這個孩子,因為小兒子特殊的家庭,孫子一出生就由她撫養。劉寶朝5歲前,還像正常的孩子,可是快到入學年齡了,家人發現他說話越來越差,帶到醫院檢查很快被確診為智力障礙,經醫療機構鑒定為二級智力殘疾。

陳秀蘭覺得自己虧欠小兒子家太多。她告訴記者,5個子女都上過學,只有小兒子因當年實在負擔不起“20元”的學費,沒進過學校。她覺得小兒子如今坎坷的生活,都是因為“沒有文化”埋下的,盡管孫子有智力障礙,陳秀蘭還是認為“孫子一定要有文化”。

孫子長到6歲,陳秀蘭就開始為他上學奔走。可是,她走遍銅山區、賈汪區,都沒有普通小學愿意接收孩子。每一次她到校央求,學校負責人都會拒絕,并建議她送孩子到特殊教育學校。陳秀蘭又開始四處打聽,直到有人告訴她,18公里外的鼓樓區,有一所特殊教育學校,算起來,這是離得最近的學校。

2013年,陳秀蘭帶著孫子找到徐州市牌樓培智學校。校長張延珍當時還是副校長、一二年級語文老師,她還記得老人找來的情景。張延珍告訴記者,學校隸屬于鼓樓教育局,生源地只在鼓樓區,劉寶朝并不符合當時學校接收條件。“我們看了孩子,覺得他的基本素質很不錯,恰巧當時班級還有名額”,張延珍還坦陳,當時他們得知老人為了孫子上學,已獨自奔走了一年多時間,“我們確實被老人感動了”。

就這樣,劉寶朝被學校破格接收。因為不是寄宿制學校,陳秀蘭也開始了6年的接送孫子上學之路。

6年的寒暑堅守

“他沒長大,我不敢老去”

在校門口坐8個小時,守候孫子放學,每天往返30多公里,除了雙休節假日,從不間斷。6年里,寒來暑往、風霜雨雪,陳秀蘭就這樣堅持著。

很多人奇怪,陳秀蘭為何上午送完孩子,不先回家休息,到下午再來接呢?她給出的理由簡單到讓人心疼——省錢。老人乘坐的是農公班線,每天來回車費6元,加上午飯的3.5元,她舍不得再增加一次往返的車費。

陳秀蘭平時很少跟人提及家庭情況。經常有人看她坐在校門口,會掏一點錢給她,老人大多會拒絕。老人告訴記者,兒子在生病前,家里“還過得去”。

陳秀蘭的兒媳因智力障礙,沒有勞動能力,家里的主要經濟來源,是兒子做擺渡賺取的收入。陳秀蘭有尊老金,孫子有殘疾人補助,加上平時5個兒女的貼補,大部分時間里,陳秀蘭覺得能夠維持。劉寶朝班主任張敏告訴記者,每次學校收取伙食費,陳秀蘭都是第一個交到老師手里的。

經濟上的窘迫,是因小兒子突患重病。2017年,小兒子突患肺病,切除了部分肺葉,一年要住好幾次院。小兒子治療期間,家庭已沒有了固定收入。靠著其他兒女的接濟,老人才勉強維持家庭生活。

家庭的變故,也一度威脅到劉寶朝的學業。孩子父親住院期間,陳秀蘭還要承擔大部分照料任務,家人都勸她讓劉寶朝輟學,既節省了開支,又化解了老人接送的壓力。陳秀蘭堅決反對,她跟家人說,只要她還能動,孩子學業一天也不能中斷。

“孫子一定要有文化”,這成了陳秀蘭的執念。這兩年里,因為兼顧兒子和孫子,她“老得特別快”。熟悉她的一些市民和不少學生家長都覺得,老人這樣累下去,會把自己的身體拖垮。每一次面對大家的關心,陳秀蘭都會擼擼袖子,說自己身體很好,有時她還會拿出隨身攜帶的降壓藥,“我也不知道我的血壓高不高,就是有時頭暈時,會吃兩片,管用。”

“大姨,你這兩年臉上皺紋特別多,不能再這樣累下去了”,在校門口,有市民跟陳秀蘭聊天時這樣勸道。陳秀蘭抹了抹眼淚,“他(孫子)還沒長大,我不敢老去”。

返回楓網首頁>>

【責任編輯:fw017 】
更多
關注楓網微信
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廣告服務 | 服務條款 | 網站地圖 | 我要投稿 | 友情鏈接| 快樂老人報廣告刊例
Copyright 2010-2015 快樂老人產業經營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ICP備案號:湘ICP備10007000號 湘公網安備 43010302000210號
网络街机捕鱼平台